我和狗

  其实我是更喜欢猫的,至少小的时候是这样。现在的话,感觉都差不多。我猜小时候更喜欢猫的原因是那时候狗一般都是看家护院的那种,又大又猛,离宠物有点远,而且狗是肯定要被拴起来的,而猫咪就不一样,小、可爱、还不用拴起来,可以随时各种撸。
  小时候的农村总是离不开狗,很多家都养狗。最早的狗的记忆就是怕,那时候怕两只狗。一只是姥姥家的,一只大黄狗,是真的大,特别凶,每次去姥姥家的时候,到了门口我们都不敢进去,要等狗吠把姥爷姥姥喊出来,在他们的保护下才敢进家门。姥姥家的厕所在大门外面,每次去上厕所我也需要姥爷“护送”,那只大黄狗应该最后是老死了,据说那狗陪姥姥家挺长时间的,甚至可能我妈妈嫁过去之前就在养(好像是这样),对我妈那狗也的确没有那么凶,就是对我和我爸,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家的狗都栓的离门特别近,狗蹦着要的时候一阵一阵的风,可能是为了真正起到看家护院的效果,也的确,有那样的狗守着,没人进得去。
   还有一只,是隔壁我五伯家的,他们家和我们家挨着,那时候基本都是男人在外赚钱,女人就在家做一些家务活,打理打理院子或者做针线活,不像现在,女人也都在外找工作赚钱。我妈和我伯母那时候关系特别好,基本商天天都是不是在你家一起做针线聊天就是在我家,所以两家人员流动也很频繁,进进出出的,他家那时候养了一只大黑狗,和姥姥家的狗差不多,都是那种大狗,也很凶,也奇怪,就算我们两家天天来来往往,但是还是认生,还是咬,好像据说我妈怀我的时候还被咬到过还是吓到过。每次去他们家,我都要提前拿个什么东西,土块也好石头也好摘得一朵花也好,吃剩的东西也好,先从门口扔进去,狗就会跑过去看是什么,这个时候迅速的跑进去,我和我哥(比我大几个月)去五伯家玩的时候也得这样,但是这个方法进门管用,出门的时候就比较不怎么有用,因为进门的时候有大门挡着,狗不能完全看到我,所以很容易被扔进去的东西吸引,但是出门的时候狗的视野很开阔,不怎么能吸引到狗,就算吸引到了,你想跑出去的时候狗能很快的反应过来又扑过来。很难搞,那只狗真的是我的童年阴影。
  但是我小时候并没有被狗咬过。
  在我记忆里,家中供养过四条狗,应该还有一只,但是实在是印象淡的很,只是总感觉不止四只。第一只应该是我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那个时候好像还传出过我们家旁边那个公路上撞死了一直豹子一样的东西,哈哈哈哈,记忆太淡了,不知道是真的有这事传闻出来,还是只是自己的一个梦。那只狗的印象也是少得很,只记得也是个大狗,黑色的,后来被吃了,被我爸和他一朋友杀了,也记不清是老死了后被吃了还是就是直接杀了吃了,反正是被吃了,依稀记得是在我伯父那栋楼旁边,现在养狗的那里用梯子吊死的,然后就被我爸和他的朋友一顿酒吃了,我也吃了几块,当然记不起味道了,没让我多吃,说吃多了流鼻血。我对吃肉向来是没有什么下不去口这些的,所以我对吃狗肉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及不反对吃,也不支持吃,吃不到就吃不到,吃的到就吃的到,无所谓。家里小时候杀狗的那边有个土崖,也挺大一块,上面有个特别大的杏子树,我也不知道那棵树是我们家的还是邻居家的,现在那些全没了,我也有些记不清了,但是好像要是想接近那棵树,得通过他们家(树的内容以后再细说)。那点土崖上养过一阵兔子,这个也放在以后说吧,不然越展开越多。
  第二只狗是我伯父(住在一个院子里,出家入了道教那位)买的两只小藏獒,那个时期特别流行藏獒,我们村开了一个藏獒店,不知道是不是从那买的,有两只,刚买来的时候不大,就和正常的柯基一样,很可爱,还给喂狗粮,我还尝过那狗粮,挺好吃的,那两只藏獒刚买来的时候再我家养了几星期,被我伯父带到山上去了,后来又带下来,两只狗就满院子跑,那时候我家正在盖房子,都拆完了,一片废墟,两只狗跑着玩的时候还掉到了井里,那个阶段应该是藏獒最可爱的时候了,因为长大的藏獒,真的是猛得一批。后来那两只狗又被带到山上,后来再带下来的时候好像就已经长大了,很大,毛很长,很凶,嘴角两边一直挂着两串口水。那个时候是在笼子里面养,一只在我家,另一只本来在我五伯家(外院邻居),后来不知道送到哪里去了,没怎么听到过去向。我家这只,本来在笼子里面,人来了就又碰又巴拉那个笼子,有次好像喂完之后门没有关好,跑出去了,跑出去之后咬到了路上的一个小孩子,就刚走路。两三岁那种,小孩子和爷爷在广场转完回家,上来经过我家门口刚好遇上了,幸亏有它爷爷,他爷爷手里拿着那种折叠板凳,就打狗的头,才赶开了,我和我爸在院子里做什么东西,那时候应该是冬天,木工活,听到外面人喊,才发现狗没了,卧槽那天吓死了,我爸完全被吓坏了,试想一下,要是没有那个爷爷,或者说这狗跑远了,别说咬伤人了,吃了人都有可能,现在想起来都后怕。索性没有酿成大祸,冬天穿的厚,加上他爷爷,小孩子只是咬到了衣服,没有伤到皮肉,小孩子忘得也快,一会会就不哭不闹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倒是把两家的大人吓个半死。自那以后狗就被铁链子拴着养了,每次人一来,就扑着蹦着咬,真怕链子被蹦断了,很多人都不怎么敢来我家了,每次家里有个什么事,都要把狗牵到我大伯家,他家有个后院,我的那个大我一两个月的堂哥,本来经常来我家玩,后来也不怎么敢来了,后来还有次铁链子真的被蹦断了,就是我那堂哥,要回去的时候,一出房门,发现狗在院子里面转,我的天,我俩赶紧进房屋,他的胳膊也被咬到了,也是冬天穿的厚皮蹭破了一点点,但是是隔着衣服蹭破的,问题也不是很大,那之后他就更不敢来我家了。这种大型烈犬真的还是不养的好。藏獒虽然对外人很凶,但是对家里人却是十分温顺,怎么摸它拽它都可以,打它也不会喊,低着头挨着。那个口水啊,真的是,每次去喂它,一不留神就会甩脑袋,然后口水甩得到处都是,我脸上都能被甩到。而且吃的还多,绝对能比得上一个成人饭量,甚至更多,其实它在我家吃的不是很好,一天就喂一顿,挺消瘦的,感觉既有点无奈,也有点对不起它。我其实挺喜欢它的,要是我也是个游牧家庭,在大草原上,养它,应该是最棒的了,在定居的这种院子里束缚着它,它肯定不喜欢。
  这只藏獒是陪伴我们家最久的一只狗了,到目前为止。刚买来的时候我才四年级还是五年级。到高二的时候死了,有8年的时间,8年啊,怎么可能会没有感情呢。之前有狗的照片的,但是是我用之前的手机拍的,那时候我用的应该是Lumia640,一个Windows Phone的手机(Lumia系列的手机特别好用,就是用的WP的系统,生态方面特别差,现在已经停产了,WP系统好像也已经被微软放弃了),那个手机现在还在,也能用,但是照片什么的都已经没了,不知道我的电脑上面有没有备份的,说不一定犄角旮旯找找还真的有。藏獒虽然凶猛,但是对主人是真的忠诚,对我们特别的温顺。后来不知道是得的病还是怎么搞得,他的尾巴开始慢慢烂掉,就是开始腐烂,应该是皮肤病,或者真菌感染什么的,喊我爸去兽医站看看,也一直没去,就买了点药,现在想想挺对不起它的,本来那个病及时医治的话并不致命的,太可惜了,心痛后悔,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上了高中之后就是每周回一次家,回家了也基本没有怎么管过狗,高二一天晚上回宿舍,我爸打电话说狗死了,他埋了。挺伤心的,那个时候是冬天,回家的那个周末一直在下雪,其实我很想问我爸埋在哪了,想去看看,但是一直没问,就是看着雪发了会呆。唉~本来也都淡化了,忘了,但是边写边一回忆,又觉得有点伤感。忘不了。
  后来大概高三的时候,一周回家,家里多了条小黄狗,说是我舅舅带过来的,我们都叫她“胖妞”,我也记不清刚开始它是怎么养的了,那时候学习紧,高三每两周才回一次家,也没注意过狗,但是现在是被养在之前养藏獒的笼子里,虽然笼子挺大的,但是还是感觉有点可怜,拴着养感觉要更好一点,至少活动的空间大,脚踩的也是真的土地,它现在在笼子里面,脚踩的是铁网,我看它的脚趾甲很长,我感觉就是长期没有踩地上,不能来去磨损,就长长了,有次实在看不下去就拿剪刀试着剪了一下,我剪的也不是很短,但就是一剪就出血了,我也不干再剪了,感觉有点好心办坏事了,现在都不敢去看它,一看它就觉得可怜。算了不说了,继续说下去有点感慨点人生。
  大一第一学期回来之后家里又多了一条小白狗,我们叫“乖乖”,我表姐大学毕业就去西藏工作了,自己一个人无聊就想着买一只宠物狗,就在这买了,结果没办法带到西藏去,就放在我家了,现在也在我家,本来的时候是放开养的,和我爸妈睡一个屋,然后寒假结束了,爸妈都要去上班了,家里也没人管它,就拴起来了,现在也是拴起来的,偶尔我会解开牵着它在院子里转几圈。挺可爱的也,刚来那段时间还能听懂一些指令,后来没人给它说了,现在给它说它也不做动作了,可能是时间久了忘记了吧,这两天正在脱毛,一揪一大把。指令虽然听不懂了,但是喊一声乖乖,马上就会从狗窝探出头来,我不知道是真的听懂了我在叫它还是只是被声音吸引到了。
  这些大概就是所有关于我和狗的故事了,不多不少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