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肉麻当有趣”

前段时间读完《朝花夕拾》,随便记录一下。

  • 摘抄

《朝花夕拾》

作者:鲁迅

小引

  • 一个人做到只剩了回忆的时候,生涯大概总要算是无聊罢,但有时竟会连回忆也没有。
  • 总算也在做一点事。做着这等事,真是虽生之日,犹死之年

《二十四孝图》

  • 将肉麻当作有趣

无常

  • 想到生的乐趣,生固然可以留恋;但想到生的苦趣,无常也不一定是恶客。 无论贵贱,无论贫富,其时都是“一双空手见阎王”,有冤的得伸,有罪的就得罚。

父亲的病

  • 医能医病,不能医命,

琐记

  • 初进去当然只能做三班生,卧室里是一桌一凳一床,床板只有两块。头二班学生就不同 了,二桌二凳或三凳一床,床板多至三块。不但上讲堂时挟着一堆厚而且大的洋书,气昂昂地走着,决非只有一本“泼赖妈”和四本《左传》的三班生所敢正视;便是空着手,也一定将肘弯撑开,像一只螃蟹,低一班的在后面总不能走出他之前。这一种螃蟹式的名公巨卿,现在都阔别得很久了,前四五年,竟在教育部的破脚躺椅上,发见了这姿势,然而这位老爷却并非雷电学堂出身的,可见螃蟹态度,在中国也颇普遍。
  • 委实
  • 毕业,自然大家都盼望的,但一到毕业,却又有些爽然若失。

后记

  • 人说, 讽刺和冷嘲只隔一张纸, 我以为有趣和肉麻一样。

wallhaven-0jgkkm.jpg
《朝花夕拾》的篇幅不长,也就10篇,读来还是十分有趣的,除了最后的后记有点没什么意思,草草的读了一下,其余篇目都很引人。
写的大多是鲁迅小时候的事情,回忆的。《父亲的病》中让我想起小时候家里有种迷信性质的袪病方法,拿块馒头或者烧纸,在不舒服者的头顶来回转几圈,嘴里念叨念叨,然后让他吐口吐水,再把馒头远远扔到院子里或者把烧纸烧了。称之为“占”。这是吃药没什么起色的时候或者症状比较怪异的时候才会用到的方法。我至今不敢说这有没有用。毕竟从科学的角度来说肯定是没用,图个心理作用,但我内心却希望它是有用的。
人人都是范爱农
小时候比较喜欢猫,但是记忆中家里最后一次养猫也是小学四五年级时候的事情了,后来都是狗,现在觉得猫狗都一样,不管是猫狗,就算是一支笔,时间久了都是会习惯和不舍的。
《藤野先生》让我又回忆了一下求学这么多年遇到的老师。犹记得小学教了我几学期的数学老师,对我极好,感觉就像我是她孩子一样,后来上了中学,也就没有她的消息了。高考完之后,辗转要到了她的电话,某天下午,心血来潮就拨过去了,我说了是我,她可能是还记得,可能是不好意思说不记得,也就草草聊了几句,她已经退休了。之后也就没有联系过。
整本读着,确实让人会有很多感想,但是想写一些又不知如何去写。大抵还是书读的太少了罢!

添加新评论